按Enter到主內容區
:::

臺灣澎湖地方檢察署:回首頁

:::

本署檢察官對朱姓副排長性侵案一審無罪判決依法提起上訴

  • 發布日期:
  • 最後更新日期:108-1-10
  • 資料點閱次數:1616
一、澎湖地方媒體報導軍中朱姓上士副排長性侵女下士一案,日前經臺灣澎湖地方法院判決無罪,本署檢察官對法院判決表示尊重,惟告訴人及檢察官均不服,告訴人並具狀請求檢察官上訴,檢察官及告訴人各擬具理由,於今日依法提起上訴。
二、告訴人C女具狀聲請檢察官上訴,表示略以︰她案發後無立即至精神科就診,是因部隊外出看診需填寫轉診單並告知軍中長官,她害怕看精神科會遭軍中同袍另眼看待或歧視,故隱藏自己的心緒,且不知病症是創傷後壓力症候群,直到103年案件調查後,再次回憶案件發生始末,相同病症再次浮現,家人發現後建議看診,才開始接受藥物治療。她於103年向其母親訴說後,係由其姐姐打電話求助國防部心理輔導官,整個案件才開始司法調查,她絕無自毀名節誣陷被告之理。而法院判決理由質疑何以C女事發當時未求助心理諮商或前往精神門診求助,遽認C女之證詞不可採,難認妥適。
三、本署檢察官另認:
(一)C女於民國100年12月遭性侵害時,剛下部隊實際僅1個多月,與被告朱姓上士副排長認識不久,當時C女有男朋友,又明知被告已娶妻生子,C女並無與被告合意性交之動機。若係合意性交,2人長久在同一單位服役,豈會只發生1次即無故停止。且C女於事發後不久即向輔導長表示遭被告騷擾,請輔導長將其與被告 2人之休假錯開,並告訴其男友自己被長官性侵,又C女於100年、101年間與被告無其他過節,是C女承擔名節毀損及長官報復之風險,具體指訴遭被告性侵害之細節,其供述自屬可採。
(二)事發後C女因畏懼被告會對其不利,故未將遭性侵一事全部向他人吐露實情,因為自從該次事件後,休假時被告都會說:那間旅館好,要不要跟我去? C女僅於事後約2、3個禮拜,私下向輔導長訴說遭被告言語騷擾,但不敢說被性侵害,要求其與被告之休假錯開;C女再於101年1月告知當時男友,表示其長官叫其喝酒,有發生不好的事,其男友追問何人所為,C女未說是被告,而說是別的單位連長,係因其男友當下很氣憤,且其男友家族之前有黑道背景,害怕其男友個性衝動,會直接找被告算帳;C女於事發後隔1年,告訴部隊學姐兼好友D女說排副長對她性侵害,但沒有細說具體經過等事實,業經上開3位證人分別證述確有其事,僅陳述時、地或陳述內容與C女記憶略有差異。本案事發已4年之久,雙方談話日期及具體對話內容難免有部分遺忘,且事涉C女難堪及痛苦之事,C女向他人陳述時難免有所支吾及保留,法院判決理由卻臆測C女「應係為擺脫被告之追求以免陷入三角戀情之糾葛才向輔導長要求將2人島休分離,即屬可能。」,實難認同。且尚有其他檢察官認應傳訊惟尚未訊問之證人待調查,綜合上述理由,本署檢察官依法提起上訴,請臺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撤銷原判決,更為適法之判決。
回頁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