按Enter到主內容區
:::

臺灣澎湖地方檢察署:回首頁

:::

不語也是證據?

  • 發布日期:
  • 最後更新日期:108-4-8
  • 資料點閱次數:550
法律問題:聯合新聞網97年9月4日報導瘦小的少女「小花」長期遭高壯的張姓堂兄性侵,家族長輩希望她不要追究,法官開庭時,只見她全身微顫,淚水盈眶,不發一語;法官認為「不發一語也是證據」,認定她身心受創無法陳述,將她堂兄判刑十年,並強制治療。為什麼不發一語也是證據?
法律解析:
一、通常證人到法庭作證,除有親戚等特殊關係外,必須就案情有重要關係之事項,供前或供後具結,如果所為之陳述是虛偽的,就會構成偽證罪,最高可判處七年以下有期徒刑。
二、性侵害犯罪防治法規定被害人於審判中有下列情形之一,其於檢察事務官、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調查中所為之陳述,經證明具有可信之特別情況,且為證明犯罪事實之存否所必要者,得為證據:(一)因性侵害致身心創傷無法陳述者。(二)到庭後因身心壓力於訊問或詰問時無法為完全之陳述或拒絕陳述者。換句話說,性侵害犯罪防治法有關性侵害被害人作為證人之保護,優先於刑事訴訟法之規定。只要有上述兩種情形之一,便可採用警詢筆錄作為證據。
三、本案被害人陳述被性侵害之過程,經檢察官請社工訪談小花,證明所言非虛,依強制性交罪起訴她堂兄後,小花及父母遭受來自家族長輩莫大壓力,以張已悔悟希望不要追究,使得小花家與嫌犯家形同陌路。台中地院審理時,審判長莊深淵詢問小花被害經過,只見她低著頭,瘦弱的肩膀微微顫抖,抬起頭來滿臉淚痕。合議庭當庭勘驗小花的警訊錄音後,認定她開庭的情緒反應,符合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的特別規定,因此,認為被害人身心嚴重受傷,即使在法庭一言不語,「沉默亦是證據」。
回頁首